“弯道超车” 天弘基金蝉联行业首位三年多

时间: 2017-08-25 15:23    来源: 未知   
点击:
央视证券资讯频道总编辑钮文新再次炮轰余额宝等货币基金:躺在银行身上“空转套利”,加之今年3月份管理层公布的《公开募集开放式证券投资基金流动性风险管理规定》(征求意见稿)出手加强货币市场基金风险管控,将我们的视线再次拉向余额宝及其管理人天弘基金。余额宝面世后,一直被视为传统银行业的公敌,但是经过4年多发展,余额宝走入了自己的困境:前进一步,面临着监管层的政策红线;退后一步,数千亿资金或将被基金同业的竞争对手瓜分。
 
  无奈之下,余额宝只能自我阉割,年内连续两次降低单个用户的持有额度上限;为了分流源源不断的新增资金,蚂蚁金服也相应的推出了“财富号”,向平台转化;天弘基金作为一家被蚂蚁金服持股只有51%的公司在和蚂蚁金服直属的服务号之间的竞争,孰重孰轻?这中间将会有怎么样的冲突,更何况是在十分进取的阿里系内部,拭目以待。
 
  于是, 以服务号为载体,一场瓜分余额宝的大戏缓缓拉开。
 
  借余额宝“弯道超车” 天弘基金蝉联行业首位三年多
 
  自2013年6月余额宝诞生之后,彻底改变了天弘基金规模近乎“垫底”的命运。 2013年4季度,其规模就杀入千亿级别(见图1)。2014年1季度迅速成为首家规模破5000亿的基金公司。
 
  截至2017年6月30日,天弘基金旗下54只基金产品,资产规模合计15185.08亿元,份额合计15177.32亿份。如今,借助余额宝“弯道超车”,天弘基金资产规模蝉联行业首位三年有余。(详见图2)
 
  截至今年6月底,余额宝规模达到1.43万亿元,比去年年底的0.8万亿元,激增了近80%。8月14日起,天弘基金旗下余额宝个人交易账户持有额度上限正式调整为10万份,已有存量不受影响。而此前5月27日,天弘基金旗下余额宝的最高额度已经由100万元调整为25万元。余额宝下调限额的背后,是规模扩大后随之而来的流动性管理压力。
 
  在此前媒体采访中,天弘基金副总经理周晓明表示,余额宝的规模确实已经达到一定体量,系统重要性提高了,一旦发生风险有可能会对金融体系产生影响。但从余额宝的发展状况来看,其风险管控体系尤其是流动性风险管理能力是强大而有效的。虽如此,但监管趋严加之持有人结构特性,“余额宝”仍面临三大问题需解。
 
 
  根据3月底公布的《公开募集开放式证券投资基金流动性风险管理规定(征求意见稿)》(下称《意见稿》),同一基金管理人所管理采用摊余成本法进行核算的货币市场基金的月末资产净值合计不得超过该基金管理人风险准备金月末余额的200倍,以天弘基金目前的情况难以达到这一规定。以天弘货币基金目前的体量,风险准备金起码要50-60亿。怎么解决这个问题对天弘来说压力巨大,要么规模去化,要么纳入MPA考核,两者都很难。
 
  天弘余额宝去年单一产品管理费收入超过23亿元,补充60亿元的风险准备金等于把过去几年的利润全部消耗掉;但是,余额宝的总量还在增加,这肯定不是解决问题的长久之计。
 
  传言称有关方面正酝酿货基新规,限制或禁止货币基金对部分商业银行同业存单的投资:对货币基金投资商业银行同业存单新增三条核心规定:将禁止货基投资主体评级低于AA+以下的商业银行发行的存单;AAA级以下商业银行发行的同业存单的投资比例最高不得超过10%;规定同一基金管理人管理的全部货基投资同一商业银行的存款及其发行的同业存单与债券,合计不得超过该行净资产的10%。
 
  按照新规第三条的10%规定,一家公募旗下的全部货基投资商业银行的银行存款及其发行的同业存单与债券,不得超过1万亿元。而根据wind数据显示,截至2017年二季末,余额宝7.94%的资产投向了债券,规模约为1138.3亿元;余额82.95%的基金资产投向了银行存款和结算备付金,规模约1.19万亿元(详见下图),天弘余额宝显然已经超过了新规上限(1万亿元)。
 
天弘余额宝2017年二季度资产配置情况 数据来源:Wind天弘余额宝2017年二季度资产配置情况 数据来源:Wind
  具体新规究竟如何尚不明确,其中业内对“新规将提升巨型货基配置压力”这一说法几乎没有分歧。天风证券分析指出,由于净资产比例的限制,当基金公司旗下的货币基金总规模达到4000-5000亿时产生的配置压力会显著增加。但随着规模扩大执行难度也在加大,现在监管对这块的要求越来越高,天弘只能去找更多符合条件的公司进行合作。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