茅台“控价铁政”是否涉嫌价格垄断呢?

时间: 2017-07-29 16:47    来源: 未知   
点击:
     这也体现在反垄断实践中的两个不同执法理念:一是本身违法原则,即只要违背反垄断法就当然被视为构成价格垄断,这在产业组织理论被称之为当然原则。从我国反垄断法禁止“固定向第三人转售商品的价格”来看,茅台固定零售价1300元的行为当然涉嫌价格垄断。二是合理原则,即从造成的竞争结果来看,1300元的最高限价并未对其他白酒构成不正当竞争,某种意义上来讲,最高限价似乎遏制了茅台价格飞涨,有助于消费者福利。这些“合理”性,政府部门通常不予以价格规制。
 
    维持转售价格”一般来说主要有四种类型:一是固定转售价格,限制经销商只能以固定的价格销售;二是最低转售价格,规定经销商之订价不能低于某一价格水准;三是最高转售价格,设定一个价格上限,其定价不能超过此上限;四是区间转售价格:允许在某个价格范围内可以任意定价,例如允许在进货价格内某百分比的范围内自由订价。
 
  笔者以为,从“维持转售价格”的定义和类型看,茅台的“控价铁政”已经明显涉嫌价格垄断了。我国《反垄断法》第14条明确规定:“禁止经营者与交易相对人达成下列垄断协议:(一)固定向第三人转售商品的价格;(二)限定向第三人转售商品的最低价格;(三)国务院反垄断执法机构认定的其他垄断协议。但有关部门未必会对其进行反垄断惩罚,因为在反垄断执法实践中通常只会对“维持最低转售价格”行为进行惩罚,这是因为“维持最低转售价格”会损害消费者利益。
 
  经济学理论研究认为,“维持转售价格”有内在的合理性,如保障下游零售商利润及品牌形象、避免搭便车现象等。从道理上来说,任何一种“维持转售价格”都有两个方面的负面影响的可能性:一是,从纵向关系上看,生产商通过转售价格维持抑制了品牌内竞争,从而在整体上构成对竞争的削弱。二是从横向关系上看,经销商的共谋可以通过转售价格维持得以更好地实施。但从产业组织理论来看,转售价格维持负面作用的发挥,依赖于特定的市场结构条件。因此,反垄断法在规制转售价格维持时,不应当全面严格禁止转售价格维持,而应当构建以市场结构为标准的筛选机制来防止其负面效应。
 
 
  实际上,“维持最高转售价格”并不是全然没有害处。目前市场上的普遍现状是:要么飞天茅台售价混乱一天一涨;要么就是有价无货。茅台费尽力气的“控价铁政”基本上可以宣布失败。
 
  从产业组织理论的角度来看,政府或厂商除非有能力控制“黑市价格”等情况发生,否则不应实施“最高转售价格的维持”。例如茅台只能约束一级经销商,对终端零售商完全没有控制能力,最终必然导致缺货和“黑市价格”等市场混乱, 不仅损害了消费者利益,实际上也导致税收流失的结果。
 
  从市场竞争的角度来看,价格是市场调节供需平衡的重要竞争机制,人为干预价格必然导致暴涨、暴跌等价格紊乱。当前我国正在大力推行价格改革,价格改革的核心就是通过政府遵循供需规律,放松对价格的管制,从而让市场发挥配置资源的决定性作用。茅台公司“控价铁政”的失败是一件再正常不过的事情了。

相关新闻